• 2016-09-20

    江湖夜雨。 - [阳。]

    Tag:

    能看见这行字的人,我爱你们。

  • 2016-04-09

    未能免俗。

    Tag:

    是的,我终于也开了个微信订阅号。

  • 2016-02-20

    政治正确。 - [阳。]

    Tag:

    依然在学习如何同并不讨喜的自己共度余生。

  • 2015-06-22

    似黄粱梦。

    Tag:

    大概就会这么热血到三十岁了吧。

  • 2014-06-18

    如怨如慕。 - [风。]

    Tag:

    像个软妹那样去战斗。

  • 2013-05-06

    撒西不理。

    Tag:

    却道天凉好个秋。

  • 2013-03-03

    初恋毕业。 - [风。]

    Tag:

    呵呵后和么么哒。

  • 2012-12-12

    阿里嘎多。

    Tag:
    常常被人说是个过分较真的人,我想这大约是真的。我想我这一生许许多多的辗转悱恻,不过是纠结于某一个我没有问你也没有说的解答。可是我是个没什么耐性的人,于是到底还是忍不住要赶在世界末日之前给这些无处可归的怨怼一个归宿。那时候我笑着,你也没有哭,所以,...
  • 2012-11-26

    心有猛犬。 - [风。]

    Tag:

    似乎一不留神又刷新了各种下限啊……

  • 2012-05-28

    如此这般。 - [阳。]

    Tag:

    ……于是五月也要过完了。……???!!!!

    我真的好爱你啊能老师!

  • 2012-05-04

    你丫闭嘴。 - [阳。]

    Tag:

    SHUT UP SHUT UP SHUT UP.

  • 2012-04-03

    宜早勿迟。 - [阳。]

    Tag:

    这一年,我离你好像有变的近一点。

  • 2012-03-04

    一年之计。 - [阳。]

    Tag:

    我知道,我是被自己感动了。

  • 2012-02-20

    例行假期。 - [云。]

    Tag:

    树洞各种乱。

  • 2011-10-19

    你听我说。 - [风。]

    Tag:

    谢谢你。

  • 2011-09-11

    上山下乡。 - [风。]

    Tag:

    资本主义新农村实践中。

  • 2011-06-18

    英语考试。 - [风。]

    Tag:

    ……几百年没背过单词啦!只能在暴雨中反复循环欢乐颂来塑造末日感啦!要挂啦!肿么办啦!

  • 2011-04-04

    别来无恙。 - [阳。]

    Tag:

    你好,旧时光。

  • 2011-01-12

    始续终余。 - [风。]

    Tag:

    又半年了?(揍)

  • 2010-07-26

    山长水阔。 - [风。]

    Tag:

    在连续第三天没有拿出干劲来背单词也没有出去探望在烈日下测绘的小朋友的现在,我终于决定为了不辜负100K+的网速而写些什么。

  • 2010-07-16

    夏日海边。 - [风。]

    Tag:

    但是海果然还是最萌了。

  • 2010-06-21

    洗洗就睡。 - [风。]

    Tag:

    毕业旅行最终选在一箭之地以外的海岛上,不出意外,大约又是“一群人的狂欢和一个人的孤单”。最近频繁地想起青春的问题。十年前,五年前,一年前的自己在做什么呢。十年后,五年后,一年后的自己又在哪里呢。想走的很远。想回家。想拎起一只箱子四处旅行,装不进的东西统统都留下。想过每天每天都不一样的生活。想在自己的阳台上种一朵花。想着三十岁的时候,如果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就替自己买一件婚纱,一个人度过余下的岁月。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露出骄傲的微笑,用没人能听见的声音对自己说一声我赢了。我还...

  • 2010-05-09

    五月天热。 - [阳。]

    Tag:

    日志慢慢写成月志,除了懒,大约也预示了我一直以来恐惧的那种习以为常。前一阵子有想过要不要拿个本子出来写写十年日记,但是想想都一把年纪了才开始树洞,这绿漆刷的未免太午夜凶铃。闲暇翻看欧洲旅行时在火车上写下的半本子草书,突然又很想去旅行。不过就像康永叔说的那样,流浪只有以回来为前提才能够成立,否则它依然只是一种乏味的拉夫斯代尔。大学毕业旅行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末班车,而与大亲友的扬州约会也希望能够不要习惯性流产……学医的同志们请努力保胎!顺便祝今天最后一门考试顺利=_=

    之前一段心情颇为跌宕起伏了一番,权当是土星这厮又大姨妈了一次。大概还是有点老了,对集聚性温暖的渴求程度明显上升不少,但是好在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依然可以放声歌唱。看了一些字,聊了一些天,对这个世界的接受度也许又稍微提高了一点。有时也很希望这只是一场漫长而滞后的中二病,但又矛盾地在本我自我超我非我的怪圈里转个不停。对哲学仅限于钦慕,虽然可以用流氓招数打太极,但是确实有些反感一些人刻意把聊天哲学化的行径,而周而复始地哲学思辨就更加敬而远之——信息死循环是我最大的雷点没有之一。

    因为心血来潮从电驴上拖下了全套的五月天,听了一轮居然颇得我心——这大概是中二病的又一个症状。我一向喜欢歌词胜过旋律,习惯用比思维快一拍的节奏刺激头脑,流氓腔一直比小清新更对胃口,因此五月天的不少歌对我来说实在是刚刚好。于是MAYDAY就成为了继EDIQ和陈医生之后第三个在我MP3里驻足的华语播放列表,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会不停回放。目前最喜欢的一张还是“后青春期的诗”,虽然不得不承认这和九把刀JQ很大,不过对我来说,风华正茂的爆肝少年郎和灰头土脸的爆种MADAO,前者也许更加纯粹闪耀,却永远比不上后者肩背上被时光磨砺出的累累勋章。年轻时我们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那不过是一种天真无知的生理冲动,太多的人在于现实短兵相接的第一秒就败下阵来,然后摆出一张过来人的面孔成为下一代少年眼里的反派角色。另外一些人选择对世界说不,以负隅顽抗一拍两散的决绝姿态盛放随即坠落,名字成为传说,尸骨成为烟火。而还有一些人,他们倔强却不够勇敢,固执却不敢反叛,他们被一点点地磨掉棱角,拔掉羽毛,只能蜷起身子死死守住胸怀里的最后一点光芒,然后戴上一张微笑的假面假装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驯养。但是到了一些时候,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之后,又或者一辈子之后,某一天那个名叫热血的种子突然在他们心中被引爆,让他们从平凡的日常中站起身来保护地球——对不起浦泽先生,我又穿越了。

    在一些人眼里,我大概是个愤世嫉俗的人。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世界为敌,因为我一直努力对抗的,只是心里那个懦弱自私想要向现实卑躬屈膝的自己。这场战争旷日持久,兵不血刃,有时候它赢,有时候我胜利,不管结果如何受伤的永远还是自己。但是我希望它能够持续一生。因为我最大的杀手锏,其实一直只有那么一句话:

    “拜托你。不要让曾经的自己看不起。”

    PS:被月牙说我又生人勿近了,稍微反省了一下,虽然觉得自己没错,但是还是解释下吧。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比如我听五月天的歌听得很HIGH的时候,也很想上去拍他们肩膀说哥们唱的真不错唱出了我的心声,但是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没有意义的行为。对境遇和心情的表述相似,对于一些人也许可以成为“病人和病人之间互相交流病情”的契机,对于另一些人却完全没有意义。对我来说,文字一旦被写出,就只是单纯的排列组合,而它在其他人心里会引起怎样的共振,其实和那个下蛋的母鸡并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我常常会看着自己以前的字觉得非常陌生。如果你觉得在别人的话里看到了自己,那个恭喜你,因为感动你的,震撼你的,恶心你的,折服你的,从来只有你心里的那个“自己”。而最坏的状况就是以为看见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命运共同体,激动地冲上去把酒言欢“哥,我懂你,我真的懂你”,因为对方多半会回你一个礼貌的微笑,心里默默OS一句:

    “你懂个P。”

  • 2010-04-08

    恰如其分。 - [云。]

    Tag:

    生闷气。

  • 2010-03-12

    发奋涂墙。 - [阳。]

    Tag:

    励志姐,姐励志。

  • 2010-01-13

    一不小心。 - [风。]

    Tag:

    ……就三个月没更新了?

  • 2009-10-12

    变速齿轮。 - [阳。]

    Tag:

    【何谓“受欢迎”的关键词】……BUS你到底有多萨比西,扶额。

  • 2009-09-29

    状态转换。 - [阳。]

    Tag:

    那么,我想我应该回到平常的我了。

  • 2009-08-14

    转职意向。 - [云。]

    Tag:

    绝望了。

  • 2009-06-28

    世界为零。 - [阳。]

    Tag:

    大学最后一门考试轰轰烈烈。换题型换题库换得一片怨声载道,但终究还是结束了。所以我有时候很喜欢考试这一点——之前的挣扎痛苦再怎么惨烈,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到了点大家交卷,谁也没法回头,就这么完了。挺好,至少,我可以回家了。

    最近大概又把别人给狠狠伤了,虽然没觉得有什么好抱歉的,不过也许我是时候该去学学怎么把实话藏起来了。娘亲说你说的常常都很对,但是往往太残忍。前半句大约是恭维,后半句才是实话吧。可是真相从来就是残忍的不是么。好吧,如果说大家都知道而只是希望假装不知道的话,我也实在没必要每次都去做那个倒霉的卡珊德拉。

    一个人拎着行李回一个人的家。比我想象中要热,火车上勉强御寒的长袖顿时变成了完全不合时宜的装备。拎着不算沉重的行李买票打车拿钥匙,其实也并不会比每次回魔都的时候要累,但总觉得很委屈似的——原本,每次都是爹来接我的。还是李碧华的那句话,有人呵护你的痛,你就更痛,没人,你欠矜贵,但坚强争气。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坚强争气这四个字骗得我在一片凄惶之中打起精神,重新冲去再杀个七进七出。开门洗澡开空调,家里兜了一圈,到处都是各种各样贴心的遗留品,突然又觉得很安慰。茶几上放着各种消费卡和钱,冰箱里塞满了正中我萌点的食物,盥洗室有没查封的牙刷,床上放着洗干净的睡衣和T恤,角落里放着巧克力饼干,甚至还有一瓶水——这样的痕迹比“欢迎回家”更让我觉得温暖无比,它们让我觉得自己是被这个地方等待的。恩,回家。其实就是想找个有人在等自己的地方吧。

    休息休息。然后,就是再出发了。